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首頁» 科技傳播» 家畜血防與上海獸醫研究所

科技傳播



       日本血吸蟲病(Schistosomiasis japonica)人獸共患、危害嚴重,是我國最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之一,與艾滋病、結核、肝炎一道被列為國家優先防治的重大傳染病,《國家中長期動物疫病防治規劃》也把該病列為優先防治的16種動物疫病之一。六十多年來,我國血吸蟲病防控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全國病人數已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的1100余萬下降至2013年的18.49萬。今年是《全國預防控制血吸蟲病中長期規劃綱要(2004-2015年)》實施的最后一年,我國大部分血吸蟲病流行區都將達到傳播控制標準。2014年11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為即將召開的全國血吸蟲病防治工作會議專門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血防工作者繼續努力,“將‘瘟神’危害群眾掃進歷史,還一方水土清凈、百姓安寧。”。為貫徹落實好李克強總理重要批示,做好新時期家畜血防工作,特對中國農科院上海獸醫研究所建所以來在家畜血吸蟲病防控研究和應用方面取得的成績作一回顧。


      1、日本血吸蟲病嚴重危害人畜健康,阻礙疫區社會經濟發展,被稱為‘瘟神’
 血吸蟲感染人體后,引起皮疹、發熱、肝脾腫大、腹瀉、消瘦等癥狀,晚期患者可引起肝硬化、腹水、喪失勞動能力,甚至危及生命。兒童感染血吸蟲后發育不良,少數患者呈侏儒癥。婦女患血吸蟲病會影響懷孕和生育。上世紀50年代初,日本血吸蟲病曾在我國長江流域及以南的江蘇、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四川、云南、福建、廣東、廣西和上海等12省(市、區)454個縣(市、區)嚴重流行,全國有血吸蟲病人1100多萬人,有一億人受該病威脅,有血吸蟲病牛150萬頭。由于血吸蟲病的猖獗流行,造成許多重流行區人亡戶絕、田園荒蕪,出現侏儒村、寡婦村、家破、人亡、村毀的凄涼景象。毛澤東同志在‘送瘟神二首’詩詞后記中寫道:“就血吸蟲所毀滅我們的生命而言,遠強于過去打過我們的任何一個或幾個帝國主義”,該詩詞里所描述的‘千村霹荔人遺失,萬戶蕭疏鬼唱歌’正是舊中國血吸蟲病重疫區的真實寫照。
    血吸蟲病造成重疫區村家破人亡。湖北省陽新縣40年代有8萬多人死于血吸蟲病,毀滅村莊7000多個,荒蕪耕地23萬余畝。江西省羊城縣百富鄉梗頭村原有100多戶村民,至1954年只剩2人,其中90%死于血吸蟲病。上海市青浦縣任屯村建國前20年間有500多人被血吸蟲病這個“瘟神”奪去了生命,其中全家死亡的有97戶,死剩1人的有28戶,僥幸活下來的461人也都患有血吸蟲病。
 血吸蟲感染不僅影響人體健康,也對牛、羊、豬等家畜造成嚴重的病理損害,嚴重時造成大批家畜死亡,阻礙了畜牧業的發展。家畜感染血吸蟲后,食量減少,行動緩慢,精神萎靡不振,伴有腹瀉、下痢、消瘦等癥狀。特別嚴重者起臥困難,呼吸緩慢,最終衰竭死亡。上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疫區出現過多次血吸蟲病引起家畜批量死亡的事件。如1957年安徽宿松縣復興鎮養牛場有牛1292頭,因血吸蟲病死亡416頭,死亡率達32.2%;1962年鄱陽湖昌邑東湖農場的黃牛暴發急性血吸蟲病,47頭犢牛死亡42頭,死亡率達89.36%。江西波陽、余干調查40天大小的犢牛137頭,其中有73頭感染血吸蟲病,病牛的平均體重不到未感染牛的一半。九江南郊農場14頭懷孕的母牛中有10頭因血吸蟲病而流產。1957年4月湖南岳陽城陵磯農場有山羊140只,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因感染血吸蟲病死亡60余頭;1960年湖口、九江兩個墾殖場從新疆引進細毛羊1100余頭,不到一年時間,90%死于血吸蟲病。1958年云南血吸蟲病防治委員會在云南風儀等縣調查214頭豬,感染率為23.36%。1958年韓盈周等在湖北圻春調查100頭豬,感染率為67%。1958年王溪云等在江西省永修縣城調查60只犬,感染率為56.66%。據1958年全國家畜血防會議統計,全國有病牛150萬頭。
 血吸蟲病的流行嚴重地阻礙了疫區的社會經濟發展,如江蘇省的昆山市,解放前因血吸蟲病流行造成家破人亡的‘無人村’就有100多個,1955年征兵時全縣應征青年3427人,體檢發現血吸蟲病病人2829人,感染率高達82.6%。通過20多年的努力,昆山市有效地控制了血吸蟲病的流行,從1973年起,就沒有發生過急性血吸蟲感染,建設日新月異,已多次被列為我國經濟百強縣(市)的榜首。其它一些重流行區控制血吸蟲病流行后,已成為重要的商品糧生產基地,或已發展成為經濟發達,社會繁榮的地區。
       2、家畜是我國血吸蟲病最重要的傳染源,有效控制家畜血吸蟲病流行,是在我國消除血吸蟲病的關鍵
 日本血吸蟲可感染人和40余種哺乳動物,它們都感染同一種血吸蟲病原。含有血吸蟲蟲卵的糞便污染水源,釘螺的存在,以及人畜在生產、生活活動過程中接觸含有尾蚴的疫水,是血吸蟲病傳播的三個重要環節。
 中國農科院上海獸醫所(下稱上獸所)等單位開展的流行病學調查均表明,大部分流行區95%以上的血吸蟲陽性野糞都來自家畜,感染血吸蟲的家畜,特別是牛,是我國血吸蟲病最主要的傳染源。1979年至1985年,上獸所許綬泰教授等在湖南漢壽縣目平湖地區(西洞庭湖,屬湖沼型流行區)進行了五次野糞調查,共查糞5017份,其中畜糞4996份,占總數的99.58%(牛糞占87.14%,豬糞占3.71%,羊糞占8.51%,犬糞占0.02%),人糞僅占0.42%。陽性野糞中99.8%屬畜糞,僅0.2%是人糞。1991年上獸所等單位在云南南澗縣試區(屬山丘型流行區)調查野糞348份,其中黃牛糞151份,占43.1%,馬屬動物糞60份,占17.1%,豬糞100份,占28.5%,山羊糞30份,占8.5%,人糞7份,占2%,野糞中畜糞占98%,共查出陽性糞便31份,感染率為8.85%,全部為畜糞,其中陽性黃牛糞占陽性糞的83.87%。1987年上獸所等單位在安徽東至江心洲(屬洲島型流行區)進行的野糞調查中,發現野糞中牛糞占99.5%,羊糞占0.5%。新世紀以來的調查結果顯示,患病家畜依然是我國血吸蟲病最主要的傳染源。湖南省岳陽縣麻塘和沅江市南大膳兩個農業部血吸蟲病流行病學縱向觀測點(屬湖沼型流行區)2005年~2010年連續6年觀測結果顯示,南大膳觀測點陽性野糞全部為牛糞,麻糖觀測點的陽性野糞全部為牛糞和羊糞,其中61.22%為牛糞;2010年在云南巍山觀測點(屬山丘型流行區)的調查結果顯示,有螺環境中的血吸蟲病原污染源全部來自家畜,其中94.29% 來自牛。
 流行病學調查還表明,牛血吸蟲病感染率與人血吸蟲病感染率呈正相關關系。如1980年江西進賢新和村村民的感染率為11.7%,而耕牛的感染率為26.3%;同年湖南君山農場七分場居民的感染率為22.4%,黃牛的感染率為42.2%;1988年安徽東至江心州村民感染率為22.4%,同期黃牛感染率為92.2%,水牛為27.0%。有效控制牛血吸蟲病疫情,可顯著降低人血吸蟲病感染率。郭家鋼等在江西省永修縣選取兩個單元性強、環境條件相似、人群及耕牛感染率接近的行政村進行對比試驗,連續三年對干預村所有人群和所有小牛都進行治療,而對照村只對人群進行治療,結果顯示干預村比對照村人群血吸蟲病感染率減少70%。
 以上這些都表明,血吸蟲病畜,特別是病牛,是我國血吸蟲病最主要的傳染源。做好家畜血吸蟲病防治工作,不僅保護了家畜健康、促進了畜牧業的發展。更為重要的是控制了畜源性傳染源、保障了疫區群眾的生命健康。
       3、家畜血防與上海獸醫研究所
 鑒于家畜是我國血吸蟲病最主要的傳染源,做好家畜血吸蟲病防控工作是早日在我國控制和消滅血吸蟲病的關鍵,在1959年中共中央血防辦公室召開的三省一市關于家畜血防工作會議上,建議成立家畜血吸蟲病防控研究的專業機構。根據這次會議的精神,1964年10月在上海組建了中國農業科學院家畜血吸蟲病研究室(上獸所的前身)。50多年來,不管在動蕩的年代,或在更名為上海獸醫研究所的今天,作為國家唯一的家畜血防專業科研機構和農業部防治動物血吸蟲病專家咨詢委員會的依托單位,上獸所始終瞄準國家血防的重大需求,把血防科研作為研究所的重點方向任務之一。在農業部、中國農科院等上級主管部門的正確領導下,及疫區各省農業血防部門的大力支持下,廣大科技人員始終堅持深入疫區一線調查研究,探討提出防治新理論和綜合防治新策略;始終堅持面向防治需求,加強應用研究,提出防治新技術、新產品;始終堅持面向未來,開展防治基礎研究,開拓防治新途徑。經過幾代人的不懈努力,研究所在原有的診斷、治療兩個研究方向的基礎上,拓展了病原生物學、流行病學、免疫學、分子生物學、功能基因組學、蛋白質組學等新學科,組建了國家防治動物血吸蟲病專業實驗室、農業部動物寄生蟲學重點開放實驗室等研究技術條件平臺。承擔了總理專項基金、973課題、國家863計劃重大專項、公益性行業(農業)科研專項、國家支撐計劃重大專項、國家攻關項目、科技部科研院所社會公益研究專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上海市重大科技攻關項目、世界衛生組織、歐盟、美國NIH等國內外血防科研項目,組織了全國家畜血防科研協作攻關,為農業部和疫區各級政府制訂和調整農業血防策略提供咨詢,為基層血防人員提供技術培訓和指導。先后取得了一系列先進、實用的家畜/農業血防重要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農業部科技進步一等獎、上海市科技進步二等獎、中華農業科技成果二等獎等科研成果20多項,獲農業部、上海市新獸藥證書、國家和行業標準多項,申報專利30余項,獲專利證書20項,出版《農業血防五十年》、《中國農業血防》、《動物血吸蟲病防治手冊》、《農業綜合治理防控血吸蟲病技術導則》等農業血防專著6部,在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科研論文500余篇,成為我國農業/家畜血防的科研創新基地。作為農業部血吸蟲病專家咨詢委員會的依托單位,組織血防專家深入不同類型地區調研、指導,為我國家畜血吸蟲病疫情的下降,疫區人民的身體健康、疫區農村經濟的發展、農民的增收不懈努力,作出了應有的貢獻。鑒于上獸所在我國血吸蟲病防治中的作用和地位,已連續三屆被衛生部、農業部、水利部等授予“全國血防先進集體”的光榮稱號。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